红色中国 德行天下

林爱玥:美国的没落早已注定

2017-09-13 07:48栏目:临溪钓叟
浏览数:0

林爱玥:美国的没落早已注定

 

自从2001年之后,每年的9·11,网络上都少不了一群美国的“孝子贤孙”出来为美国披麻戴孝的哭丧,今年也不例外。有人说最爱美国的人在中国,这话说得可谓一点都没错,不过,既然有人愿意当“三姓家奴”,我们也只能由着他们,不过,林叔还是忍不住想好心的提醒他们,这样每年哭一场,对美国来说似乎太不吉利了,毕竟美国还没亡国呢,小心到时候被美国爸爸打屁股。

虽然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9·11不过是美国自导自演的一出“苦肉计”,不过,不管怎么说,那些死在911恐怖袭击下的生命都是无辜的。但话说回来,他们固然无辜,难道那些死在美军炸弹下的伊拉克平民就不无辜?那些死在美国一手培养出来的IS屠刀下的中东平民就不无辜?那些因为美国的霸权主义而滋生出来的数以百万计的难民就不无辜?

一个让美国的“孝子贤孙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回避的事实就是:自从二战结束以后,过去这七十多年时间里,世界上死于战乱的人中,至少有80%以上是拜美国所“赐”。中国人讲“内圣外王”,王道荡荡的前提是内圣,圣者方能成王。然而,像美国这样一个奉行国家恐怖主义的国家何德何能能够领导世界?更何德何能以世界“民主的灯塔”自居?

当前美国国内矛盾尖锐,虽然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哪个国家都看似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美国的问题似乎特别多了点。例如,以前总听说美国警察又开枪打死了几个无辜群众什么的新闻,但是近两年来却不断传出了美国警察被打死的新闻,这在之前是很难想象的,这些完全说明了美国如今的国内形势不容乐观,特别是前一阵子闹的美国“文革”,更是让美国鸡飞狗跳,几乎整个国家都处在一种无序和混乱之中。所以,本着“安内必先攘外”的原则,美国这种国家需要通过对外制造矛盾的方式转移国内视线,减缓国内矛盾。美国可不想在做着称霸世界美梦的时候后院失火。

不想后院失火,一方面需要对外转移矛盾,另一方面对内还要加强控制,棱镜门曝光的监听事实,让美国政府的信誉濒临破产,但是美国政府也没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毕竟监听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据报道,美国海关和国土安全部门(USCBP)将要求所有美国公民和所有进入美国领土的人如实上交所有网络账号,以便美国政府随时查阅相关内容,对于这种严重侵犯他人(包括美国公民)隐私权的行为,美国政府耸耸肩,表示是为了“反恐”。那么问题来了,恐怖主义是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否意味着其他国家也可以“见贤思齐”,学习美国“好榜样”呢?显然不能!因为美国会告诉你,你要是这样做的话,就是“严重侵犯人权!”老铁,做人能不能别这么双标啊?

可以说,美国为了实现称霸全球的梦想,真的也是蛮拼的。相信看过金庸先生的《笑傲江湖》的人都对书中的“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几个字不陌生,多少英雄豪杰为了这八个字,机关算尽,用尽阴谋阳谋,最终却不过落得一场空。熟悉《笑傲江湖》一书的人应该都知道,《笑傲江湖》中有资格、有野心称霸江湖的一共四个人,分别是东方不败、任我行、岳不群、左冷禅,其中东方不败在得到他的莲弟之后,一门心思与他的莲弟缠绵,基本上失去了争雄的野心,所以,算起来,由始至终都想武林称雄的就只有任我行、岳不群和左冷禅三人。按理说,任、岳、左三人无一不是才智兼备、武功卓绝之人,为了能够称霸武林,他们也不可谓不拼,奈何,他们全都五行缺德,因为缺德,所以注定会失去最重要的“人和”,仁者爱人,如果没有一颗仁爱之心,失败就是注定的,因为惟有仁者方能无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笑傲江湖》虽然只是一部虚构的小说,但却深刻的隐喻了现实社会。和任我行、岳不群、左冷禅一样,当今世界,也有人在做着“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美梦,例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西点军校2014年毕业典礼上就直言不讳、大言不惭的说“美国还要继续领导世界100年”,看得出来,奥巴马还是比较厚道的,他不好高骛远,并没有说美国对世界的领导权是“千秋万载”,而只是“谦虚”的表示“只有”“未来一百年”。

美国是当今世界无可争议的“老大”,不仅经济总量第一,而且军费几乎占全世界的一半,这一切都使得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败类对美国趋之若鹜,没办法,这世界永远不缺强权崇拜者,美国的枪杆子保证了美国可以对那些弱国、小国予取予求,对美国来说,枪杆子不仅可以出政权,还可以出石油,出美元,出美国想要的一切,这就是美国称霸全球的秘密。但是,仅凭枪杆子就能实现美国的霸权梦了吗?很显然,这个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美国的这种强权模式不具有可持续性。如果有人对此表示怀疑的话,我们不妨看看任我行、岳不群、左冷禅这三个美国的榜样。

美国版任我行

坦白说,任我行在三人之中,性格上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可爱的,虽然过于霸道,却也颇有豪杰气概,用令狐冲的话说,就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杰”。但是,任我行最大的缺陷在于他太霸道了,他希望所有人都在他面前跪倒,然后争相歌颂他“圣教主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任我行有着绝对的控制欲,在他的字典里,他的那帮手下对他要么是绝对的忠诚,否则就是绝对的不忠诚,而这样的人难免总是会疑神疑鬼,以至于除了他的女儿,他身边竟无一可信之人,就连对他一向忠心耿耿的向问天,他也做不到肝胆相照,为此,他虽然贵为日月神教教主,手握绝对权柄,却没几个人是真心追随他的。

在这一点上,美国像极了任我行。说来可笑,如果问这个世界上最没安全感的国家,可能绝大多数人会想到朝鲜,会想到叙利亚,会想到乌克兰,但我告诉你,都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没安全感的国家其实是美国。说句实在话,在现行的全球秩序下,不管大家嘴上承认不承认,但也都必须承认一个事实,这个地球确实在围着美国转,按理说,美国该知足了,然而,事实却是,在美国的眼里,这个世界充满了对美国的“威胁”,为此,美国成了二战后对外发动战争最为频繁的国家,当然,美国比任我行聪明,他不会搞明晃晃的侵略,而是以“民主”的名义侵略,从这个意义上看,这点上美国倒虚伪得更像岳不群了。

美国怕的国家有很多,首先怕的是欧洲的传统盟友“反水”,否则你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美国会监听法国、德国等国家的政要;其次美国还怕失去在亚洲的利益,怕韩、日等国家翅膀硬了,不再那么听话,所以不断拿朝鲜核武器说事,其实朝鲜有没有核武器,对于美国来说,他们完全不会放在心上,之所以美国在朝鲜核问题上最积极,是因为他必须要用朝鲜问题牢牢拴住韩国和日本;再次,美国还怕在中东失去绝对话语权和控制权,所以不惜以莫须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强行侵略伊拉克,萨达姆死的一点也不冤,他有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不重要,伊拉克与9·11有没有关系更不重要,重要的是萨达姆有整合中东伊斯兰世界的野心,而一旦中东伊斯兰世界成为铁板一块,美国在世界的话语权至少减弱一半,这是美国无论如何无法容忍的,所以萨达姆必须死,至于伊拉克的石油,只不过是美国在侵占伊拉克后顺手牵羊的“福利”罢了。

当然,在美国眼里,最大的威胁,毋庸讳言,肯定还是中、俄。话说,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穷得真的快连底裤都没了,更何况,俄罗斯现在也“宪政”了,意识形态对立的借口也没了,美国干嘛还要对俄罗斯不依不饶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俄罗斯手里还有核武器这最后的王牌,更何况,俄罗斯的国土面积那么大,资源那么丰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说到底,都是利益使然,就像普京说的那样,“以前我们太天真了,我们以为我们与美国之间是意识形态之争,直到今天我们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利益之争,但是,我们发现得太晚了,等到我们发现的时候,我们的国家已经分裂了”。所以,不要说俄罗斯现在不再当美国的“hello kitty”,就算俄罗斯对美国千依百顺也没用,只要俄罗斯手里还有核武器,美国进一步削弱、肢解俄罗斯的动作就不会停止。

从美国对俄罗斯的态度可以看出,那些幻想中国放弃社会主义,走“宪政”道路后,美国就会和中国一起手拉手,奔向美好的未来的念头是多么幼稚了。在美国眼里,不管中国如何强调“和平崛起”也没用,因为只要你崛起,在美国眼里,中国对美国的现实威胁就已经构成。因为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中国13亿人口要是都过上好日子,必然那要耗费更多的资源,这是美国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奥巴马才会露骨的表示“让13亿中国人过上美国人的生活,将是全人类的灾难”。所以,不要说中国的崛起是罪,中国的存在本身在美国眼里就是罪。谢天谢地,中国和俄罗斯一样,还有最后的杀手锏——核武器,不然恐怕美国的轰炸机早在中国人头顶上转悠了,美国打上“民主”标签的炸弹也早就落到中国人头顶了。

美国的对外政策一贯都是“胡萝卜”加“大棒”,当美国能用一根“胡萝卜”换你一只“鸡”的时候,他绝对会给你天底下最温柔的笑容,但当你拒绝用一只“鸡”换他一根“胡萝卜”的时候,他则马上会收起他的笑容,拿出早就别在身后的“大棒”,抡圆了砸到你头上。所以,“要么是敌人,要么是朋友”这种有可能是最不要脸的话出自美国一点也不奇怪。

如果美国仅仅是对外霸道也就算了,只要把温柔留给美国民众,其他国家就算再有意见,那也拿美国没什么办法。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美国对内的镇压更加毫不手软。在美国警察那里,可没有什么“文明执法”的说法,美国民众需要做的就是绝对服从,不管你有天大的委屈,你都必须乖乖的,只要你敢闹,打你算轻的,没把你打成筛子算你命大。

当一个人只有不断通过炫耀和使用武力来证明他的控制力的时候,证明他的控制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任我行是罩得住,可是他再罩得住,也无法抵御被他强行从其他高手身上吸走的内力的反噬,而只能通过不断用更强大的内力去压制那股反噬的力量,以至于到最后难以为继,油尽灯枯。所以武力就是毒药,一旦上瘾,最终势必毒发身亡。回过头想想,二战后美国在全世界的罪恶,那些饱受美国欺凌的国家如果有一天联合起来对抗美国,美国真能吃得消吗?我表示严重怀疑。

最大的恐惧源自恐惧本身,任我行虽然贵为日月神教教主,可他由于活在自己臆想的不安全感之中,所以,他才更渴望别人的绝对服从和忠诚,他陶醉在“文成武德,泽被苍生”的颂扬之中,而当得不到绝对的服从和忠诚的时候,他就会用他绝对的武力去使别人屈服,而最终害人害己。美国和任我行一样,同样需要其他国家对他的绝对的臣服,可惜,人性是复杂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更复杂,这种复杂性更加剧了美国的不安全感,所以,贵为世界第一的超级大国,美国能混到目前这个步步惊心的地步,也真是没谁了。

美国版岳不群

岳不群可能是金庸所有小说当中最著名的伪君子,比起“君子剑”岳先生,什么慕容复、汪啸风,统统都弱爆了。

伪君子最重要的特征就是两面三刀以及双重标准。岳不群的“巅峰之作”是在泰山顶封禅台上关于“五岳合并”的一番“高论”,将原本天怒人怨的五岳合并居然讲的义正词严,悲天悯人,连方证大师这样的得道高僧都感动的眼泪汪汪的,不过大家都知道的,煽情的言辞背后是岳不群自己想当五岳盟主,并借此一步步实现他武林称霸的野心。所以,还是古人说的好“巧言令色,鲜矣仁”,一个整个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的岳不群,就和一个整天把“自由、民主、人权”挂在嘴边的美国一样,都不可能太靠谱,当然了,我们也不能因此一棍子打翻一船人,比听其言更重要的,还是观其行,对一个人,不仅要听他说什么,关键还要看他做什么。对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美国向来以人权教师爷的身份自居,动辄动用人权大棒去粗暴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最极端的就是打着“民主”的旗号公然侵略其他国家。特别是21世纪以后,美国将人权大棒就玩得更溜来,如今分崩离析,堪称人间地狱的伊拉克、利比亚以及危如累卵朝不保夕的叙利亚都是美国的“杰作”。如果这些国家真的如美国一开始鼓吹的那样,得到了所谓的“民主”,那也就罢了,然而“民主”没得到,人肉炸弹倒是随处可见,所以,那些曾经深信美国“民主”谎言的伊拉克、利比亚人民彻底愤怒和绝望了,因为他们除了颠沛流离,整日活在恐惧的阴影中,几乎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们为自己曾经的愚蠢和浅薄,为曾经的无知和轻信而后悔。例如,曾经愤怒的挥起铁锤砸向萨达姆雕像的卡杜姆·阿尔·贾布里就是这样的代表,他说,“如今,每当我走过雕像旧址,我就感到痛苦和羞耻。我问自己,为什么要推倒它?”然而,世间是没有后悔药的,要怪就怪他们曾经的幼稚,要怪就怪美国的谎言太过美丽,他们怪不了别人,他们都曾是美国的帮凶。是的,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美国就像岳不群一样,成功的用谎言包装了自己,用谎言将一个满腹男盗女娼的流氓恶霸的典范包装成了一个满口仁义道德的“普世价值”的典范。

还是那句话,如果美国只是对外坑蒙拐骗,对美国人民开诚布公那也就算了,毕竟美国人民才是他们的天,但事实同样并非如此。美国建国后,美国就给美国人民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人人生而平等,可笑的是,正是在“人人生而平等”的口号下,他们完成了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在“人人生而平等”将近一百年的时间内,黑人依然是奴隶,在“人人生而平等”将近两百年后,公交车上黑人不给白人让座,依然要坐牢。可想而知,即便在“人人生而平等”三百年后,美国也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人人生而平等”。

此外,美国宣称“天赋人权”,然而,美国却对美国公民实行无差别的监听,美国民众连最基本的隐私权都得不到保障,还谈什么人权?伪君子最怕的就是面具被拆穿,美国虽然把美国民众当傻子,但也总是有清醒的人,无论是卓别林还是斯诺登,他们都是不畏美国强权的代表。

客观的说,人权问题,每个国家都或多或少的存在,就像道可致而不可求一样,人权问题也永远在路上。当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敢拍着胸口说自己绝对没有人权问题,因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人权问题,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工作歧视……如果美国在批评他国人权的时候,能够反躬自省,切实改善美国国内的人权状况的话,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美国对其他国家的人权状况的批评是善意的。然而,实际情况是,美国自己国内的人权状况一团糟,甚至没有最糟,只有更糟,并且还毫无任何改善的迹象,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依然以人权教师爷的身份自居,动不动对其他国家的人权状况指手画脚,并动辄将人权问题政治化,这不是十足的伪君子又是什么?岳不群如果知道美国的所作所为,估计都要感叹自愧不如甘拜下风了。

美国版左冷禅

任、岳、左三人中,任的才智、武功明显高出岳、左一筹,岳、左二人的武功应在伯仲之间,但左冷禅却败在了岳不群的剑下,而且败得一败涂地,为何?如果说岳不群是伪君子的话,那左冷禅就是标准的真小人。虽然左冷禅也以正派自居,也经常说些冠冕堂皇的场面话,也有伪君子的一面,但左冷禅的恶是毫不掩饰的,无论是方证大师、冲虚道长还是五岳派的其他几派都早就洞悉左冷禅的野心,他在明处,而岳不群在暗处,一明一暗,左冷禅又岂有不败之理?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现实里同样如此,伪君子总是比真小人更让人头疼的。然而,美国却没有左冷禅的烦恼,因为美国成功的糅合了任、岳、左三个人所有的“长处”,所以才能将卑劣发挥到极致。

美国通过威胁、恐吓朝鲜,让朝鲜出于自保,不得不摆出一副“拼命”的姿态,而这种“拼命”的姿态又成功的被美国拿来当成讹诈绑架韩国、日本的工具。如果有人不能明白这一层道理,那么打个简单的比方,一个男的为了追求一个女的,“英雄救美”然后让美女“投怀送抱”应该是最容易“得手”的办法,但“英雄救美”这种“好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这个男的需要另一个男的在这女孩子边上扮鬼脸唱双簧,将女孩子吓得花容失色后,这个男的自然就可以得偿所愿了。同理,美国为了彻底控制韩国日本,让韩国日本成为美国进军亚洲的另一个桥头堡,心甘情愿当美国的走狗供美国驱策,就必须要不断的刺激朝鲜、逼迫朝鲜、恐吓朝鲜,迫使朝鲜做出过激反应,最终使得韩国日本心甘情愿的依附美国,一头扎进美国的怀抱。

其实,美国这一手,左冷禅也玩过,不过玩砸了。他让手下假扮魔教袭击恒山派,本是想让恒山派的女尼感受到压力,从而不得不接受左冷禅的五岳合并的计划,他的计划不可谓不周详,用心不可谓不良苦,然而,阴差阳错的,他的计划因为令狐冲的出现而意外搁浅,最终,非但阴谋没有得逞,还暴露了他的真实面目。美国的悲剧和左冷禅类似,那就是他的把戏,韩国早已看穿,怒火正在韩国民众心中燃烧,这股烈火早晚有一天会烧到驻韩美军身上,不信的话,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左冷禅在岳不群身边安插了一个劳德诺,美国也同样有很多“劳德诺”,但是劳德诺虽表面对左冷禅恭恭敬敬,但实则却也是一个有着极深心机的人,这点从他偷取紫霞秘籍却没有如实告诉左冷禅就能看得出来,劳德诺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对左冷禅的绝对忠诚。那些美国安插在世界各地的“劳德诺”难道就永远心甘情愿做美国的附庸吗?不是未必,而是一定不会!

中国人相信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样的命运轮回,相信放在美国身上,也不会例外。没错,美国现在是很牛,但历史上牛哄哄的国家多了去了,连荷兰这样的弹丸国家都尝过“霸主”的滋味,就更不用说西班牙和曾经的“日不落”英国了,可看看现在这些国家的样子,还能找到一点当初“霸主”的样子吗?盛极必衰,物极必反,任我行、岳不群和左冷禅们在最春风得意的时候,恐怕也没想过最终会落到那么凄惨的下场吧?

美国现在虽然非常罩得住,但是,美国已经几乎将全世界的国家得罪的差不多了,那些弱国、小国联合起来的力量,绝对够美国喝一壶的,更别说,美国国内的反压迫情绪在不断高涨,占领华尔街运动、美国之春运动虽然被镇压了,但是,不怕初一就怕十五,美国要是不改变目前这种对外霸权、对内强权的国策,终有一天会死得非常难看。当一个人以为最罩得住的时候,也就是他开始衰落的时候,莫谓言之不预,那些死心塌地跪倒在美国强权面前的人,那些世界各地以美国“孝子贤孙”自居的人,对此也应该能够有这样清醒的认识。

其实,美国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国家,貌似与其他国家没有一毛钱关系,但是,由于美国的“笑傲江湖”梦,已经成为全球安全的一个重大威胁,我们就有必要深入的去了解,去研究,从最基本的矛盾出发,去推理,去分析。是的,美国现在是很强大,其他国家确实奈何不了美国,但是,事物总是不断发展的,想当年,不可一世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都有没落的一天,更何况由英国流氓的后代发展起来的“后起之秀”美国呢?

认清美国的真实面孔,有助于更深入的了解这个荒诞不经的世界,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美国又开始大谈特谈美国的安全受威胁的时候,我们的脑海里浮现出任我行的形象;当美国又开始不厌其烦的说起“自由、人权”的时候,我们的脑海里浮现出岳不群的形象;而当美国又广而告之某些国家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时候,我们不妨脑补一下左冷禅的形象,我敢保证,那画面太美,你根本不敢看。

当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包括善良的美国人民脑海里都能够有这种貌似荒诞不经,实则合情合理的联想之后,美国,这个“民主的灯塔”,也就吹响了熄灯号。

最后,让我们重温一下伟人的那句名言吧: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老人家的话,总是对的!

如您方便请把红德智库首页(http://www.hongdezk.com)添加到收藏夹里或是分享到朋友圈里,星星之火亦能燎原,让我们一起来弘扬正能量,共同见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红德智库:http://www.hongdezk.com
汉唐归来:http://www.hongdezk.com/a/hantangguilai/

新闻50条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

历史上的今天

环球军事

CAR NEWS

汽车新闻

CAR NEWS

科技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