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 德行天下

天佑:面对美联储的歇斯底里,人民币国际化已箭在弦上

2017-09-13 08:35栏目:汉唐归来
浏览数:0

2017年的9月,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9月,因为在这一个月里不仅有朝鲜的核试验、德国的议会选举,更有早已传的沸沸扬扬的美联储缩表计划公布。



相较于以往那N次美联储FOMC会议,在这一次的FOMC会议上,美联储将会就是否正式实施缩表计划做出表态,因而显得格外重要。其原因就在于这一计划将彻底影响全球政治与金融新格局的走向,由此带来的冲击,无疑将又一次搅动了全球资本市场那一根本已无比脆弱的神经,从而引发全球的强烈关注。


当美联储一旦正式开启缩表之际,同时也就预示着,中国与整个西方既得利益集团势力之间一场空前绝后的金融资本争夺大厮杀也将因此展开。成者将成为之后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的规则制定者,而败者将永无翻身之日,并一步步走向衰落直至最后灭亡。


在本次美联储FOMC会议上,美联储虽然不会就现在的基准利率做出任何行动或调整,但对于是否会正式实施缩表计划的可能性却是众说纷纭,甚至一度传出其可能性高于90%,一旦决定正式开始执行这个计划,其带来的震撼无疑是巨大的,通货紧缩这一股滔天巨浪或将因此在全球金融资本市场卷起!



那么在美元指数即将跌至90之际,而美国内的通胀率仍不足2%的情况下,这一计划被执行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呢?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不妨先来了解一下美联储的之所以推出这一计划的背景与目的。


众所周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美国既得利益集团手中一把用来剪世界财富的锋利剪刀,为了达到掠夺世界财富的目的,美联储可谓是为美国既得利益集团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2008年之前,美联储依靠手中所掌握的美元霸权,运用其宽松→紧缩→再宽松→再紧缩→…不断循环的货币政策完成了一轮又一轮剪全球经济羊毛的过程,让全球资本市场血流成河的同时,却为美国既得利益集团攫取了天量的世界财富。


然而,这一情况在2009年美联储开启三次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QE总规模达到空前的4.47万亿美元之后,却面临着失灵的窘境。其原因就在于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崛起,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事到如今中国早已取代美国成为了最受国际资本青睐的投资目的地。



再看美联储,虽然自2014年10月美联储就宣布了停止购买美元债券,回归恢复基准利率正常化的轨道之上,美联储正式也因此进入了加息的预期通道,然而这条通道走的并不是那么顺利,其加息进程一而再,再而三的往后推迟就很能说明问题。


从2015年12月美联储宣布正式加息以来,距今虽然已历时近两年左右的时间,然而其加息次数仅为4次,其基准利率也仅从原来的0-0.25%上行到了现在1%-1.25%而已的水平。可以这样说,美联储虽然早已经进入了加息预期通道,然而并没有达到以此促使美元资本回流的目的。这也使得原来通过制造加息预期对国际金融资本市场施加影响力的效果大大折扣,长期滞留于海外的美元资本由于美联储加息的力度过小、决心不足,也渐渐对加息失去兴趣,以至于所谓的美元资本回流成为了境中之月,水中之花。


很显然,这一情况对美国既得利益集团而言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因为这一情况一旦持续下去也就预示着,轻则这将会影响美联储全球剪羊毛的战略落空,重则甚至将出现最为灾难性的后果→美元金融霸权的彻底崩溃美元资本回流在现在为何显得如此紧要呢,对此我们不妨先看看2017年8月16日美联储所公布的一组数据。


美联储:继今年较早时超过金融危机前水平后,美国二季度家庭负债再创新高,主要是由于抵押贷款、汽车与信用卡贷款的小幅上升,以及信用卡逾期还款率的大幅上升。纽约联储周二公布的报告显示,二季度美国家庭负债总额达12.84万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5520亿美元。拖欠债务占比为4.8%,与一季度持平,但信用卡债务逾期还款率显著上升。目前美国家庭负债比2007至2009年金融危机和深度衰退时高出约14%。二季度的负债中,8.69万亿美元是抵押贷款债务,较去年同期增加3290亿美元。学生贷款债务为1.34万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850亿美元。汽车贷款债务为1.19万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550亿美元。



根据以上数据分析,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美国家庭和个人面临极其严重的债务问题,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将爆发严重的信贷危机。然而更为可怕的还不止这个,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问题也同样成为困扰其自身的老大难问题。自阿富汗战争开始以来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就一直在不断的增加,据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8日,美国联邦政府拖欠债务总额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新高20162176797904美元。自今年3月重新设定债务上限以来,美国财政部使用各种“非常措施”,努力将债务控制在19.84万亿美元以下。但上周五,特朗普签署法律,暂停执行这一债务上限直至12月8日。这意味着财政部在这之前可以自由借款,由此导致了美国政府债务在一天内暴增了约3170亿美元,美国债务一举突破20万亿美元大关。

 


因此,在债务违约这一全球资本市场的灰犀牛事件即将临近之际,如何偿还这数十万亿美元债务的问题,在时间上也就越发显得紧迫起来。对于美国政府而言这不仅是一件非常头痛的事,同时也是一个极其巨大的考验。留绐美国政府和金融资本既得利益集团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启动缩表加快美元资本的回流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为了促使美元资本回流,美国既得利益集团可谓没有少花功夫,而要想达到这一目标,除了要剪广大的发展中国家的羊毛之外,还必须剪掉除美国之外的全球两大资本聚集区欧元区与亚太地区的羊毛。除了要积极调整自己的金融策略,制造加息预期之外,美国既得利益集团还要不断的挑起各式各样的恐怖袭击、制造金融黑天鹅事件以及加剧地区军事对抗等方式来恶化全球的投资环境。
从时间上来看美国既得利益集团所采用的策略,主要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2015年起至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止,此阶段所采用的方式比较传统,而在这一阶段美元指数的表现也相对比较强势。
在这一阶段对欧洲所采用的策略主要是通过一系列诸如制造希腊债务危机、加剧俄欧紧张关系以及在欧盟制造不定期、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以及英国脱欧等方式来达到国际资本撤离欧洲的目的。而在中国周边,美国的既得利益集团也在用着几乎同样的办法来恶化中国及中国周边的投资环境。比如挑起中日争端、南海紧张局势、中印边境对峙以及下调中国资本市场信用评级等方式来达到此目的。


虽然美国既得利益集团在全球所使用的方法基本相同,但效果却有着天壤之别。在欧洲方面,从资本外流所取得的效果这个方面来看,还是取得了一定成果的,比如英国的投欧公投就达到了让部分欧洲资本流进美国本土的目的。在其它地区更是硕果累累,斩获颇丰。然而,当把这一策略用来对付中国时,不但没有取得任何的成果,反而还处于一种十分被动的局面,甚至自己在其它地区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取得的成果,却在无形之中却为中国做了嫁衣,使中国获益匪浅。


如果说仅仅中国只是顺便捡了个便宜倒也没啥,可要命的还在于中国经济的亮丽表现吸引了大量的国际资本,从而对美联储的加息构成了强烈的干扰。使得美联储在第一阶段所做的全部努力几乎全化为了无用之功,因此,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美国既得利益集团不得改变其原来策略,转而执行第二阶段的策略。


第二阶段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至今,与第一阶段所采用的传统方式相比,有着很大的不同,而美元指数的表现在这一阶段也十分的弱势。需要指出的是,这一阶段最大的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美联储开启了隐形QE的方式,而最能说明这一问题的莫过于美国股市上涨与美元指数的下滑。


为了很好的说明这一点,这里就拿美国股市为例。在2016年,美国股市的总市值高达约25万亿美元左右,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股迅速飚升。以道琼斯工业指数为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19371点涨到了最高至22179点的位置,涨幅达15%左右。在美元资本并没有大规模回流美国本土的情况之下,其推动股市上涨的钱从何而来的呢?答: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即:美联储开启了新一轮QE,且规模比现在仍在执行货币宽松政策的欧洲央行还大,不过由于这一次的QE并没有如同前三次QE那么公开透明,所以天佑把称之为隐形QE。



那么美联储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答案就是在美国经济表现不佳,消费需求萎靡不振的情况下,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营造一种美国经济正处于经济繁荣的虚假表象,从而达到吸引海外资本回流投资美国资本市场的目的。不过,若仅仅只是如此,显然也无法促使美元资本回流,毕竟面对高高在上的美国股市,又会有多少资本敢去接这么一个盘呢?因此为解决这个问题,美联储必然会为此另劈蹊径,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所提出大规模基建与重振美国制造业这两个口号无疑对于美国既得利益集团来说是非常对胃口的,做为对这两个口号的配合与支持,特朗普政府在财政上也在积极实施大规模的减税政策。

 

站在客观的角度上来看,迄今为止美国既得利益集团在第二阶段所取得成效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由于受弱势美元的影响,有力的推动了美国商品出口的增加,其制造业ISM指数连续11个月处在50荣枯线以上,在8月份指数达到58.6,这更是创下了20几个月以来的新高,也是美国向好的一个最好的证明。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由于这种策略是违背美元周期性规律的,因而在时间上并不能持续太久,否则美联储将为此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之所以采用这种隐形QE的策略也无非是向外界暗示“你手中的美元正在不断贬值,与其拿在手上,不如把钱早点还绐我,否则贬值不说,还要多付利息绐我。”这么一个信号,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美元资本的回流。


如果迟迟不能达到美元资本回流的目的,几乎可以肯定的说美元霸权必将面临灭顶之灾,因此为了顺利实现让美元资本大规模回流的目的,并打赢与中国这一场关系自己霸权生死存亡的关键性一战。做为美元回流三板斧当中最猛的一板斧→缩表,此时也就非常有必要祭出了。虽然早在2016年初,耶伦就曾表示“美联储将在利率略微升高之后启动缩表进程”,随后在2016年5月纽约联储宣布将出售国债不超过2.5亿美元、MBS不超过1.5亿美元,被作为美联储缩表的小额测试性操作。到了2017年初,美联储“缩表”逐渐进入视线。一部分美联储官员开始认为美联储应该开始考虑将“缩表”提上日程。到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问题来了,这就是美联储的缩表计划一旦正式实施之后,那么接下来又将绐中国和全球的经济与资本市场带来怎样的冲击呢?



应该说,缩表这一概念做为一枚金融市场上的重磅炸弹虽然就已经被提出来了,不过一旦正式执行,这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史上还尚属首次。这一计划一旦开始实行,美元货币在全球流动性将逐渐开始收紧,随之而来的便会是新一轮大宗商品价格的暴跌。对于主要依靠能源出口且以美元为结算货币的国家和地区而言,美元货币流动性的收紧将对其经济增长前景将构成非常负面的冲击。


一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将面临货币贬值压力加大、资本流出加快、资产价格波动性上升等风险像一些资源型出口型、经常账户和财政“双赤字”、短期外债率高等经济体将受到较大冲击,产生金融危机的概率较高。上个世纪90年代,随着美元流动性的收紧,全球先后出现过墨西哥金融危机、东南亚金融危机、俄罗斯三次等金融危机以及巴西货币危机和阿根廷的债务危机就是一些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例子。

 

 

虽然在今年上半年中国GDP取得了增速高达6.9%的喜人成绩,然而这主要得益外部市场的需求复苏而带来的出口增加。所以对于美联储缩表所带来的影响绝对不可小视,对于做为全球最大的商品出口国-中国而言,外部市场的疲软必然会导致商品出口的大幅下滑,同时这也必然会使得一些依赖外部市场的出口企业出现经营性困难,严重者将出现大批工厂倒闭,大量工人失业等现象。从而对我们当前的就业形势构成非常大的压力,影响居民消费的积极性,对中国经济当前所进行的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将会造成很大程度的干扰。



如果坐视美联储缩表带来的负面影响,那必将会绐我们刚有所成效的供绐侧改革带来严重的冲击,因此我们必须要做好未雨绸缪的打算,对于美联储即将进行的缩表我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管,也必然会对美元霸权的这一图谋进行全力阻击,并最终完成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任务。那我们一旦出击,将会运用的手段有哪些呢?


在天佑看来,加快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步伐无疑是对美元霸权的最好阻击。从现在来看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我们手里握着一大把的好牌,首先这第一张牌而且也很可能是近期我们打出机率最高的牌便是我们降低外汇准备金这张牌,下面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一则新闻摘要:



据央视网:中国央行9月11日明确表示,已将外汇风险准备金征收比例降为零,并取消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准备金的穿透式管理。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11日对记者表示,这两项政策都是在前两年人民币汇率出现波动、资本流动呈现一定顺周期性的背景下出台的宏观审慎管理措施,考虑到当前市场环境已发生较大变化,上述两项政策有必要进行调整金融监管研究院院长孙海波称,当前人民币汇率警报基本解除。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央行提供给媒体的新闻稿中称,近日,人民银行调整了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和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执行正常准备金率的政策,将外汇风险准备金征收比例降为零,并取消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准备金的穿透式管理。另外,孙海波还认为,当前人民币汇率警报基本解除,央行收紧海外人民币的各项措施可以逐步放开,重新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长久以来不少人有这么一个认识,这就是不少人认为人民币越强势对我们也就越好,实际上这是一个误区。而对于这一种错误认知,如果不能充分认识到这种错误,轻者误人子弟,重者影响国家既定战略。之所以有这样的认知,原因就在于很多人没有充分认识并理解到人民币的国际化,实际上是分为两个阶段的:第一阶段是人民币在贸易结算中的使用;第二阶段则是人民币在资本输出中的使用。


在贸易结算阶段,强势人民币的确有利于国际化,因为在贸易结算中,商家自然的偏好是“收硬付软”收取有升值预期的货币,付出有贬值预期的货币。但目前人民币在中国贸易结算中的比例已达到了约30%左右的比例,这与当年德国马克和日元在贸易结算中曾经达到的最高比例已相差不大。换句话说,指望继续依靠贸易结算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已经行不通了,通过这一方式也不可能把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带到新的高度。因此,人民币国际化在将来需要更多的依赖于资本输出才能助推成功。


而在资本输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阶段,这一情况则恰恰相反。而在目前我们已经进入到资本输出的阶段了,因此弱势人民币反而更容易成为国际金融市场所偏爱的融资货币。金融学领域的一个基本常识就是,几乎所有债务人都会躲避强势货币,因为选择强势货币,往往就代表了你选择了贬值预期。而在当前,人民币国际化已进入到了资本输出的阶段。那么,贬值对于未来人民币的进一步国际化来说就是必要和必须的。纵观国际金融史,自1945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美元成为货币之王以来,总体上就是一部美元持续贬值的历史。


这也就因此解释了,为什么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跌破6.5之后,央行把银行准备金从20%降至为0的原因了。至于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意义,天佑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做过介绍了,在此也就不再多说(更多内容请观注微信公众号:至尚智库)。而央行降低外汇储备金的政策,无疑将在一定有助于缓解因人民币升值而造成的出口压力,进而为人民币加快实现国际化铺平了道路。


说完了第一张牌,下面我们再来说下第二张牌→石油人民币。
众所周之,美元货币之所以能够称霸世界金融市场,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它是石油出口国当中的第一大结算货币。原油有工业血液之称,一国若想要发展工业,原油是必不可少的能源。在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初期,欧美日做为全球最大的原油消费地区,对中东的原油需求量巨大。1973年的能源危机之后,使西方国家意识到控制能源的重要性,在这之后美国等西方国家通过打拉结合的方式,使石油与美元挂上了钩,并催生出了石油美元这一产物,也就是从那时起石油美元诞生了。美国金融资本势力通过对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如沙特等的影响与控制,操纵整个原油市场。


 

 


而现在,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崛起,对能源的需求量也是越来越大,在2015年中国一举超过美国成为了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也就是从这时起,石油人民币这一概念被正式提出。时间进入到了2017年,我们对石油人民币的呼声也是越来越高。而在如今,人民币更是只差临门一脚了,换句话说,如果有一两个石油出口国愿意为石油人民币背书,那么人民币将很快实现国际化。面对这一情况,国际上又是怎么反应的呢?请看下面一则新闻:



据路透社报道,马杜罗于上周宣布,委官方汇率机制将从本周开始在国际支付机制中使用人民币等一揽子货币代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委内瑞拉并不是唯一放弃使用美元进行国际结算的国家。在今年年初,同样遭受美国制裁的伊朗就对外表示,伊朗将在新一财年的外汇交易和财务报告中弃用美元,并选择一种新的通用货币或运用多种外币组合来代替。


无独有偶,上个月,据俄罗斯媒体报道,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古里耶夫表示,俄罗斯可能会尝试停止使用美元。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此前也表示,莫斯科准备加大力度,减少对美国支付系统和美元作为结算货币的依赖,以回应美国的新制裁,很显然,再面对欧盟与美国双重制裁的情况下,俄罗斯采用哪种货币做为结算货币是不言而喻的。



在天佑看来,美联储开始实行缩表,以上这些国家无疑将是受到冲击最为严重的国家,届时它们极有可能面临极端恶劣的经济形势,若想仅凭它们的一国之力想走出这个困境,无疑将极其的困难。因此它们必须寻求外界的帮助,放眼世界,能绐予帮助,且没有任务附加条件的国家只有一个,这就是中国。所以在其深陷危机时,这些国家必然会纷纷选择倒向中国,因为只有中国才有能力把它们从经济危机泥沼中拉出来,别的国家根本不具有这样的能力。而这就在客观上为石油人民币的诞生,创造了有利的国际形势。



在将来,随着中国对原油需求量的继续攀升,在国际贸易与能源结算中使用人民币结算的频率也会越来越高,将越来越成为主流。随着中国经济与对外贸易的不断增长,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产油国开始选择使用人民币,而渐渐放弃使用美元,因此美元被抛弃只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对于顶着西方巨大压力而釆用人民币为结算货币这些产油国,中国自然也会对其投桃报李,以达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目的。



最后天佑再来说一下我们手中的第三张牌→开放中国的金融资本市场。


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不同的是,中国股市是一个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的股市,一个为国家提供并承担融资这一功能的平台。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爆炸式增长与对外经济合作的不断深入,对资本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要求中国开放资本市场的呼声也越来越高。那么中国股市是否真的能发挥中国资本市场吸铁石与阻击美元资本回流的作用呢?


天佑认为,其实这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原因就在于相对于西方各主要股指被高估的情况,中国股市的价值被大大低估了,中国的股市也处在低位运行,这与西方各国股市处在有史以来的高位形成了鲜明对比。这对于热衷于逐利的国际资本而言,简直就是一个装满了黄金的聚宝盆。也这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中国股市成为了最被看好,且最具有升值潜力的资本市场。


当前中国正在大力整治金融资本市场秩序与完善金融资本市场制度,一旦这个进程完成,中国对外开放资本市场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届时必然会有大笔国际资本蜂拥而至,所以,中国股市也一定能够发挥中国资本市场吸铁石的功能。面对美联储即将开启的缩表进程,中国也将在不久的将来开启新一轮牛市行情。与三年前那次所不同的是,本轮牛市将是非常有节奏的慢牛行情,且延续的周期不会低于五年。面对这么一份巨大的诱惑又会有几个人不心动,反而去选择投资美国资本市场呢?



综上所述,虽然美联储即将开启的缩表,已经彻
底拉开了这场全球争夺资本大战的序幕,然而这并不可怕。虽然敌人来势汹汹,其势力不可谓不强大,其气焰不可谓不嚣张。然而,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那个受人凌辱、任人宰割的中国了。经过数十年以来的发展,不仅我们的军事实力越来越强,经济与金融实力也越来越强。面对以美国既得利益集团为首的西方势力所发起的这一场金融战,我们完全有能力也有信心做到从容应对,并做到战而胜之,做到寇可往,我亦可往!我们不仅有能力打赢一场军事战争,也完全有能力打赢一场金融战争!犯我中华天威者,虽强必诛!

如您方便请把红德智库首页(http://www.hongdezk.com)添加到收藏夹里或是分享到朋友圈里,星星之火亦能燎原,让我们一起来弘扬正能量,共同见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红德智库:http://www.hongdezk.com
汉唐归来:http://www.hongdezk.com/a/hantangguilai/

新闻50条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

历史上的今天

环球军事

CAR NEWS

汽车新闻

CAR NEWS

科技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