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嘉:台湾“统独”民意三十年演变与成因-红德智库

与一般国家或地区的民意相比,台湾民意因“台独”诉求的存在,衍生出“统独”取向这个独特的民意形态,导致其发展极易偏离两岸和平统一的方向。在当前两岸关系由“热交流”转向“冷对抗”,两岸综合实力对比大陆愈强、台湾愈弱的特殊背景下,岛内民意走向再次处于关键的历史抉择期。30年来,台湾民众在“统独立场”“身份认同”及“国家定位”等各个层面的选择上均发生了巨大变化,呈现出新的特点。

在“统独立场”上,多数主张“维持现状”


自1996年以来,台“陆委会”对“统独立场”进行的数百次跟踪民调显示台湾民众“统独立场”的分布结构呈现中间大两头小,主张广义维持现状的比例一直维持在七至八成,而主张“尽快统一”或“尽快宣布独立”的民众均占少数。在“维持现状”群体中有两股民意的变化最为明显:主张“永远维持现状”的比例由1996年16.7%上升至2016年31.1%,而主张“维现后统”的比例由20%降至8.3%,表明在“维持现状”群体中实际隐含着大量“拒统求独”的成分。

民进党重新执政后,岛内民意出现了一个特殊的变化,比较2016年8月和2017年6月两次民调可以发现,主张“永远维现”的比例由31.1%降至26%;主张“维现后统”的比例则由8.3%上升至10.1%,为近10年最高。这显示“台独当政”反而使“独立”意识下降,也表明多数民众对民进党执政可能“台独”冒险持警惕心态。

在“身份认同”上,呈现“去中趋台”走势


民进党重新执政后民众的“泛中国人认同”比例却有所上升,“中国意识”有所淡化。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长期跟踪调查显示,自认是“台湾人”的比例由1992年的17.6%增至2014年60.6%;而自认是“中国人”的比例则从25.5%一路下跌至3.1%,认同自己“既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的比例也从46.4%跌至32.5%。民进党重新执政后,台湾民众的“国族认同”反而进一步凝聚。自认是“台湾人”的比例由60.6%降至56%,双重身份由32.5%升至36.6%;对于“泛中国人认同”的比例,两次调查均达51%以上,高于马英九执政后期的47.7%,且近70%认为以“泛中国人认同”看待两岸关系对台湾最有利,创调查以来新高。艾普罗民调公司副总经理邱源宝指出,蔡英文执政一年,台湾民众的中国人认同已恢复到常态,证明制造“恐中”可以协助政党取得政权,却对政权维系没有助益。

在“国家定位”上,态度更趋理性务实


台“陆委会”等机构1992年以来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大约有七至八成的台湾民众赞成“中华民国(或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认同“台湾前途应由台湾人民自己决定”,要求扩大台湾的“国际空间”,支持台湾“申请参与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不认同“两岸同属一中”。台媒指出,“在台湾,几乎每个主要政党都已认同并接受台湾主体意识越来越强这一事实,几乎没有一个政党不对台湾主体性给予尊崇”。

民进党重新执政后,以渐进方式在各个领域全面推行“去中国化”政策,引发民众不满,台民调显示,超过半数的民众不支持蔡当局的“去中国化”做法。20至29岁年轻人已由最支持反转成为最不满的族群,对蔡英文施政的满意度由上台时的63.2%骤降至周年时的20.9%。这显示台湾民众对两岸关系的态度更趋务实理性,对民进党僵化的政策思维日益厌倦。

在“两岸认知”上,支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台“陆委会”长期跟踪民调显示,无论是哪个政党执政,绝大多数台湾民众希望两岸间维持和平稳定、合作双赢的局面,不希望看到两岸间发生战争,不希望切身利益受到损害。这始终是台湾的主流民意,并以其强大的力量推动两岸关系朝向互利共赢的方向发展。

民进党重新执政后,认为两岸交流速度太慢的比例由19.1%激增至39.9%,创1995年调查以来的新高,并远超陈水扁执政后期最高时的30.5%;自2008年6月两岸两会恢复商谈以来,支持两岸制度化协商的比例由64.2%逐步上升至2017年6月的89.4%;“远见”杂志2017年3月调查显示,约一半以上的民众愿意赴大陆发展,其中20至29岁的年轻人约占60%。“台湾国家安全调查报告”显示,如果在与大陆经贸往来和“独立”中二选一,82.7%的民众选择前者。这显示台湾民众更注重经济利益及生活品质的维持,在“统独”问题上具有理性的一面。

多重因素影响台湾“统独”民意


台湾“统独”民意的形成与演进的原因极其复杂,既有历史因素也有现实因素,既有岛内因素也有外部因素,既有物质层面因素也有精神层面因素。首先,历史上台湾被殖民、被压迫的不幸遭遇及屈辱记忆,导致台湾民意带有明显的悲情色彩,使多数民众产生了“台湾前途住民自决”等诉求,并在台湾分裂势力扭曲误导下形成强烈的“本土意识”。其次,台湾当局两岸政策也直接影响到岛内民意走向,从李登辉“两国论”到陈水扁“一边一国论”,甚至到马英九“不统不独不武”的三不政策,一路下来都在不断强化“台湾主体意识”的认同。蔡英文的“柔性台独”政策具有极强的迷惑性,进一步加深了岛内的“国家认同”危机,使“主体意识”成为多数民众的选择。再次,大陆“反台独”的决心一直都是影响台湾民意的核心要素之一,尤其是大陆对“台独”绝不放弃使用武力的坚定立场对岛内民意产生了重大影响。

蔡英文上台后,接连发生的“断交”风波让台湾民众更加感受到了两岸综合实力对比不断拉大,“台独只能自缚手脚”“台独意味着自绝于国际社会”。台“远见”杂志今年3月民调显示,赞成“台独”的民众已从“太阳花学运”期间的28.5%降至23.4%,创10年来新低。此外,台湾社会内部对经济利益的考量,以及美日等外部力量的持续干预也是影响台湾民意的重要因素。

纵观台湾“统独”民意30年的形成与演进,台湾民意呈现出逆向表现的形式,也就是当反对“台独”的政党执政时,民意对同意的担忧就会加重;而当“台独”政党执政时,民意对“台独”的担忧也会增加。在当前蔡英文当局持续以“柔性台独”加速推进“去中国化”,台海地区安全稳定面临严峻挑战的关键时期,了解台湾民意特征,深入剖析其形成的根源,对于我们正确引导台湾民众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原创: 晓华哥 华语智库

声明:红德智库网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