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左传·僖公九年》

白帝城托孤的故事,因《三国演义》而家喻户晓。正史对此也有记载。据《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刘备临终前将儿子刘禅托付给诸葛亮,当刘备说道,“如其不才,君可自取”时,“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听到这话,刘备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安稳了下来。

诸葛亮为啥要“抄袭”古人这一句?|左传脞语-红德智库

其实,刘备的如释重负,不仅是为诸葛亮发自肺腑的表白而感动,还因为这句话出自一个典故——在白帝城托孤的870多年前,就曾经有人这样说过并践行过。

那是在公元前651年,春秋时代的晋国。晋献公托孤公子奚齐于大臣荀息。《左传》里荀息的原话是:“臣竭其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其济,君之灵也;不济,则以死继之。”意思是说,“臣会竭尽全力,并用忠贞之心辅佐。如果能成功,是您在天之灵的护佑;如果不成功,我将以死明志。”

诸葛亮为啥要“抄袭”古人这一句?|左传脞语-红德智库

▲晋献公,姬姓,名诡诸,晋武公之子,春秋时期的晋国君主,在位26年。有“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之功绩

诸葛亮几乎照搬了荀息的原句。

但事实上,荀息所面临的形势比诸葛亮要凶险万分。夷陵新败,蜀汉元气大伤,但退守蜀中,辅佐刘禅度过危机并不太难。对于诸葛亮,“继之以死”,是深念旧恩的心迹袒露。

而晋献公晚年,专宠骊姬,并要改立骊姬的儿子奚齐为太子,由此引发“骊姬之乱”,太子申生被逼自杀,重耳、夷吾两公子被迫流亡。

诸葛亮为啥要“抄袭”古人这一句?|左传脞语-红德智库

▲骊姬,本是骊戎首领的女儿。公元前672年,被晋献公虏入晋国成为献公的妃子,她使计离间了献公与申生、重耳、夷吾父子兄弟之间的感情,并设计杀死了太子。后死于里克之手。

但同时,献公却并没有为奚齐接班做好安排,一旦献公去世,骊姬奚齐母子将立刻陷入外无靠山、内无强援,周边仇敌虎视眈眈的局面。荀息是献公指定的奚齐老师,虽是重臣,却不是权臣,他自己心里最清楚,此时接受的托孤使命,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对于荀息,“继之以死”,是面对残酷现实的慨然一诺。

诸葛亮为啥要“抄袭”古人这一句?|左传脞语-红德智库

果然,献公一死,荀息根本无力阻止实权在握的大臣里克杀死奚齐。他再立奚齐的弟弟卓子即位,里克再杀卓子。至此,荀息断了最后一丝念想,自杀殉节,兑现了对献公的承诺。

对此,《左传》引用了《诗经》中“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之语来称赞荀息言出必践、忠贞不贰。

荀息之死,历来有不同评价。最典型的,莫过“里克之问”。

里克虽然连杀荀息所拥立的两位继承人,但他与荀息,却是政坛老友,私交甚厚。杀奚齐前,里克曾向荀息做了通报。当听说荀息打算以死效忠的时候,里克慨叹:“无益也!”他反问道:“如果您死了,能换来奚齐即位,那还可以;如果您死了,仍然改变不了奚齐被废的命运,您为什么要去死呢?”

子死,孺子立,不亦可乎?子死,孺子废,焉用死?

里克问得好——这样的死有意义么?

“里克之问”简单直白,难道荀息没有想过?当然不可能。只是,荀息有自己的逻辑。《国语·晋语》载,面对里克之问,荀息答道:

先君托孤时,我曾以‘忠贞’作为回应。我说,凡是有利公室的,力有所能,无不为,这就是忠;安葬先君、辅佐新君,我所做的一切,就算先君复生也不会后悔,面对新君可以无愧,这就是贞。既然我说过这样的话,怎么能因为信守承诺与保住性命不能两全,就选择保命避死呢?

的确,单就这场夺嫡之争而言,荀息之死,毫无意义。因为,那并不会改变任何结果。但超越事件本身,荀息之死,实际在“里克之问”上,又提出了一个更高层次的问题:什么是人?

有人说,荀息的忠贞,是愚忠。因为,无论重耳抑或夷吾,能力都远在奚齐、卓子之上。为了国家,本就不该力保奚齐和卓子。但其实,这只是看到了表象。

事实上,无论是荀息所强调的“忠贞”,还是《左传》所称颂他的“守信”,都不过是表现形式,而其内核,是他展现出了一个“真正的人”的品格——能够超越“趋利避害”的生物本能,为自己所信仰的价值观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能做到这一点,非常不容易。也正因为如此,才令后世君子追慕不已,比如诸葛亮。

诸葛亮为啥要“抄袭”古人这一句?|左传脞语-红德智库

拥有不同价值观的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正如里克,永远无法理解荀息。“里克之问”,恰恰透露“善权变”的他,与荀息截然不同的价值取向。

所谓“善权变”,不过是身、心随权、利而变。

里克是太子申生的老师,也是晋国一言九鼎的人物。骊姬恃宠夺嫡,心中最忌惮的,其实是他。岂料,看似威仪凛然的他,却被一位后宫优伶轻松搞定。

《国语·晋书》载,一位名为“施”的优伶自告奋勇,为骊姬作说客。骊姬请里克宴饮,席间,施故意对里克的妻子说,“夫人请我吃饭,我来教您的丈夫如何侍奉国君。”随即起舞而歌:“人不开窍,不及雀鸟。别人都往花苑奔,他却独自恋枯枝。”

暇豫之吾吾,不如鸟乌。人皆集于苑,己独集于枯

花苑,自然是指荣宠一身的骊姬母子;枯枝,则暗喻已经失势的太子申生。

施的廖廖数语,竟惊得里克彻夜无眠,从此称病不朝。这是他的第一“变”——放弃申生而自保。一个月后,申生被骊姬陷害,被迫自杀。严格来说,申生之死,与里克噤若寒蝉的态度直接相关。

献公死后,里克料定骊姬母子撑不下去,于是有了第二“变”——杀奚齐、卓子,派人迎立公子重耳。

然而,出乎里克的意料,重耳竟然拒绝回国。里克立刻有了第三“变”——接受另一位流亡公子夷吾“汾阳之邑”的贿赂,转而支持夷吾回国即位,即晋惠公。

岂料,他迎回的夷吾,是一个更加“善权变”的狠角色。刚一即位,不但绝口不提“汾阳之邑”的承诺,反而第一个拿里克开刀。

诸葛亮为啥要“抄袭”古人这一句?|左传脞语-红德智库

▲夷吾是个贪鄙的人,即位之前,曾主动表示要赏赐里克、丕郑父大片土地。即位以后,却不守信用,宠任亲信吕省、却芮,杀害了里克、丕郑父等大臣。

《左传·僖公十年》记下了这两位“善权变”者的最后一番对话:

夷吾说:“没有您,我是做不了晋君的。不过,您之前已经杀了两个国君一个大夫。要做您的国君,不也太难了吗?”

里克答:“没有奚齐、卓子之死,哪有您的今天?要给人加上罪名,还怕找不到说辞么?我知道您的意思了。”在贡献了“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这千古名句之后,里克“伏剑而死”。

“以权、利合者,权、利尽而交疏。”司马迁一语中的。这也是“善权变”者永远无法摆脱的宿命。

只是,能抵住那权、利诱惑的,还是少数。

诸葛亮为啥要“抄袭”古人这一句?|左传脞语-红德智库

撰 文 |  邢宇皓   编   辑 |  何靖

   主 编 |周立文副主编 |  殷燕召

 作者:邢宇皓 来源:中华文化溯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