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隆隆地驶过黄昏的长街,我带着大波波娃和福尔摩斯直奔查林十字街火车站。 

我们急步走进火车站时,天色已是掌灯时分,深秋的伦敦,笼罩在寒意之中。 

列车开往肯特郡,头等包厢里我和福尔摩斯面对面端坐着,大波波娃依在窗边瞌睡,小桌上摆着三杯热茶。

我拿起报纸,小心翼翼地啜着茶,福尔摩斯率先打破了车厢里的沉闷,

“华生,记得你前女友在肯特郡教书?”他轻轻地问我。

我不禁手一抖,热茶洒了一桌,“哪有的事?你记错了吧,哈哈。”接着我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大波波娃仿佛听到了什么,睁眼看着我。

“没记错的话,2016年你还送了她一顶Burberry女帽和一件风衣。”福尔摩斯认真地回忆着,我真该死,刚才就不该否认他的话。

“送给谁?”大波波娃向我靠了我过来,带着一股杀气。

“没什么,我们只是在谈论肯特郡的一个案子。”我故作轻松擦拭着桌上的水痕,偷偷向福尔摩斯拼命挤眼睛。

大波波娃侧身从我面前挤过,狞笑着在我耳边说,“不管你送了她什么东西,总之,你要加十倍给我。”然后她便一晃一晃地向门边走去。

“你去哪里?”我喊道。

“餐车。”咣的一声,她关上包厢门。

我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一跃而起,扑向福尔摩斯,“你这个邪恶的巫师!”

福尔摩斯灵活地闪开,“华生,我只是想到一件事情,抱歉。”

“那跟我前女友有什么关系?”我还在试图掐他脖子。

“黑莉辞职了。”

我蒙了,“你是在耍我吗?这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

“你肯特郡的女友是不是印度裔?”

“是啊,她一家是殖民地结束后的移民家庭。”我茫然地望着他。

英国朋友谈黑莉突然辞职-星火智库

“黑莉也是,所以我根据思路脱口而出……”福尔摩斯给我重新添了茶水。

“我将渡过一个很悲惨的夜晚,我身子骨你是知道的。”我愤怒地说道。

“华生,不管你给她什么礼物,可以找我报销。”

于是我原谅了他,我是个好说话的绅士,“黑莉辞职了?”我愉快地进入一下话题。

“美国政坛的一枚震撼弹,报纸上都有。”福尔摩斯点了根烟。

“是吗?”我重新拿起报纸,“一个泼妇走了,首相也不喜欢她。”

“在中期选举之前辞职,对特朗普团队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歇洛克,也许是俄国人赶走了她。”

“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对她的离开很难过,就像一对即将分别的恋人。”说着福尔摩斯掏出了一张照片。

英国朋友谈黑莉突然辞职-星火智库

“是P的吗?”我表示吃惊。

“以前的照片,他们每天互相惦记,往往由恨生爱。”福尔摩斯笑了一下。

“歇洛克,毕竟那是一个外交舞台。。”

福尔摩斯喝了口茶,“美国人分析她的突然离职有三个原因,一,受到博尔顿,蓬佩奥的排挤,二,经济原因,她想找一份高薪工作,三,她想准备参选总统。”

“我认为二和三不可能。”

福尔摩斯望着窗外,“黑暗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我记得她自行宣布过美国将对俄罗斯进行新一轮制裁,但白宫说她思维混乱。”

“是的,华生,那是四月份的事情,她应当在内阁会议中得到了明确信号,但是,特朗普他们改变主意后,没有告知她。”

“反复无常的老头。”我喝了口茶。

“关键在于黑莉是内阁成员,有权参与外交政策制定。”

“她只是驻联合国大使。”

“华生,2016年,总统提名她作为联合国大使时,她的交换条件是成为内阁一员,并对外交事务有话语权,也就是说她在国务院地位仅次国务卿。”

“哦,那四月份的事会令她愤怒。”

“反过来,白宫和国务院也未必对她满意,虽然她有十几年的政治经历,但被称为外交处女。”

“歇洛克,她给人印象很强硬,又有些,嗯,怎么说呢?白痴。”

“她刚上任第一个记者会,就威胁要把反对美国的国家,一个个记在小本本上,而且还要整顿联合国。”

“我记得她还被人耍了,两名俄国人冒充波兰人,说中国南海有个小国叫毕诺莫,大选被俄罗斯操纵,问黑莉是否了解此事……哈哈哈!”我端着茶杯狂笑。

“她说她了解此事,美国一直在关注毕诺莫,会在南海采取相应行动。”福尔摩斯跟着我笑了起来。

“她的地理知识还不如中学生。”

“华生,显然特朗普对团队成员挑选标准并不是才能和学识,以及适合的岗位,而是政治分赃。”

“黑莉想当国务卿吗?”

“当然想,她甚至想当总统安全顾问。”福尔摩斯笑得有点诡异,“但在职务变动时,总统选择了博尔顿和蓬佩奥。”

“于是她对总统不满?”

“华生,除了这些,更重要的是她还得在国际场合为满嘴跑火车,引众人发笑的老板圆场。”

“这很痛苦。”

“作为一个来自印度旁遮普邦的移民后代,黑莉从小就很努力,12岁帮妈妈服装店管帐,17岁学会计谋生,后来进入南卡州的商会,得到了印度裔商人支持,并当选州议员。今年只有46岁,路还长着,为了一个怪老头,天天胡言乱语,自吹自擂,四处树敌,自毁形象,把将来的政治前途堵死,并不明智。”

“但特朗普对她很信任。”我也点了根烟。

“未必,华生,只不过,她的离职气氛是最温馨的,而且还有两个月时间让特朗普挑选其它人。”

“你是说总统不相信她?”

“上个月《纽约时报》爆料她单单在办公室安装窗帘花了5万2千美元,你知道,特朗普是一个把钱串在肋骨上的人。”

我又大笑起来,“老头不会因此要收拾她吧?”

“认真地说,特朗普将美国使团的预算消减了31%”

“她是顶风作案?”

“政治人物的辞职,只能从政治角度去看待,黑莉是在没有其它重要岗位可以安排的情况下辞职的,也就是说,她决心离开特朗普。”

“歇洛克,她为什么不等中期选举过后。”

“矛盾激化了,尽管在辞职现场两人互相夸奖,互相感谢”

“嗯,气氛很重要,特朗普喜欢她吗?我是指……”

“华生,你的表情很猥琐,专门贩卖特朗普隐私的作者迈克尔·沃尔夫,在新书《火与怒》中暗示,特朗普和黑莉在空军一号上总是单独相处。”

“一日千里?”我吐了口烟。

“黑莉驳斥了谣言,再说,她的政治生涯,跟特朗普无关,脱离这个疯狂的团队,也许更有利于将来发展。”

“也是哦,那一群七十岁上下老头最后的疯狂。”

“现在重要的是特朗普要选谁当联合国大使?”

“我推荐伊万卡。”

“华生,颜值和胸部不能代表一切,伊万卡会闹更多的笑话。”

“胸大无脑?哈哈哈……”笑完,我赶紧看了门外,还好,大波波娃没回来。

“华生,你听过中国相声《扒马褂》吗?”

“有点印象,我中文不好。 ”

英国朋友谈黑莉突然辞职-星火智库

福尔摩斯望着窗外,“圆谎的,为了马褂,得解释水井为什么被大风刮走,大洋马为什么会淹死在茶碗里,后来……崩溃了,马褂不要,走了。”

作者:后沙

来源:后沙

声明:星火智库网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正确价值观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同微信)18530014218,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或依法处理。